但是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

2020-06-24 14:39

丁建略认为徐颖奇当时做的另外一个实质性的创新就是,在心理咨询客户对接的时候增加了一个助理咨询环节,可以帮助咨询师减少很多消耗的时间。正是这两项创新,让壹点灵在很快的时间内,就迅速成长为国内领先心理服务平台。

丁建略认为,徐颖奇的商业和互联网运营的能力十分强,有着连续创业成功的经验,心理行业想要创新突破,就需要这样的创业者来改变来引领。再加上有共同的价值观和企业愿景,丁建略在和徐颖奇第二次沟通之后便决定加入壹点灵。

“希望更多的人承接已有的心理咨询本土化学术探索和传统文化心理精髓,让心理学能够成为一个社会显性学科。同时,也希望更多优秀的,专业的人加入进来。一个行业想要兴旺,一定是从业者能够有收入保障,从业者有尊严,从业者有幸福感,从业者有成就感,那从业生态就会越来越好,这个行业一定会发展越来越好。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很多关于人的生活,人的关系和个人修养都很有帮助的东西,其实也属于心理学的广义范畴,只是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心理学的概念。传统文化中的心理学精髓是非常有用的”。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总书记在“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方面工作中提出了要“加强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培养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社会心态。”很有远见地提出了新时代社会心理服务这一课题。丁建略认为,这需要心理学在新时代背景下,结合中国国情,以服务价值为导向,积极转变思维,努力创新。

原因有两点:一是支付方式很麻烦,需要对方到银行汇款,第二天才能到账。二是当时网络速度跟不上。对方在那一头哭着讲,结果网络卡掉了,咨询师这边什么都没听到,只能让对方再重复一遍,结果几次之后,对方就不愿做了。”

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略显清瘦的丁建略,不紧不慢地讲述起他的人生之路。谈及当初高考时为何会填报心理学专业,丁建略直言不讳地说受老师和同学的影响。高中课堂上,班主任经常提及心理学,而刚好在那时,他偶然听到了两个同学说起想要自杀,遗书都写好了。他便出面劝说,后来还专门为此去图书馆借了一本书。“绿皮的”他说,“叫《青年心理学》”。这也是他人生中去图书馆借的第一本书。

说到这,丁建略还提到了一个细节,“06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博士的时候我就想做这件事情,当时我们也做了一个网站,做通过互联网做咨询,但是网站搭建完了之后,只做了两个咨询就做不下去了。

“当时徐总也跟我讲说,我的使命就是让天下的人更快乐,我当时就非常认同,因为这种终极的价值观的认同,企业的愿景认同,对专业平台的认同,所以我们就自然就走到一起去了。”

壹点灵作为一家心理服务平台,大胆采用了互联网创新模式,推行“互联网+心理学”的心理服务模式。一方面可以大大方便了民众找到咨询师,另一方面也能够即时反应,减少因为时间延误导致的心理问题恶化可能。

谈及心理咨询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丁建略认为会越来越好,“国家十分重视心理健康工作,希望让人民幸福。同时,从社会和技术角度来说,我们也赶上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时机。”

对于如何看待自己从一个老师转变成一个企业家身份,“这个其实是一个创业的心路历程,可以理解成精确的表达,是创业的心智模型的转变。”丁建略说,“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基本上是可以用蜕变、不断蜕变来形容。”

在他眼里,壹点灵的团队是一个非常好的团队,对愿景和使命的认同度非常高,变革和落地能力很强,团队的互补性也很好。他希望壹点灵能够对行业起到一个引领作用,同时希望有更多做得更好的人来承担提供社会心理服务的社会责任。

心理服务概念比较广,包括咨询、调解、辅导和心理教育等等。而壹点灵,在实践上也一直在推动心理服务。丁建略说,“希望壹点灵在心理服务上的一点成绩可以为国家探索建立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做一点有益的积累”。

有人觉得心理学的春天要来了,但是作为一名心理学专业从业者,丁建略深知中国心理咨询所面临的困境:近代的心理学理论都是来源于西方,心理咨询也是完全遵循西方的伦理设置。但是由于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使得心理咨询并未能很好地适应中国国情。虽然近些年心理学在中国发展很快,但是还是有一些迷障没有突破,导致心理学的能量释放受到一些限制。

“从实践成果来说,这种模式的社会反馈是非常好的。比如说大众,我们公司很多的锦旗,那就是客户在服务完之后,他觉得非常的满意,物超所值,他想表达感激之情,原有的费用还不足以表达,那只是一个双方约定的商业模式,所以还会送大量的锦旗过来。

所以,丁建略认为,无论是在国家和政府层面,还是科技层面,心理咨询迎来了一个很好的时代,社会已经开辟了一个广阔空间,经营者需要以更开阔的视野,去帮助大众提升幸福感。

或许,正是因为对心理学抱有强烈的好奇心,他才最终走上了心理学的道路。当时吉林大学心理学系首届招生,一共只有14个人,其中一位就是丁建略。出于对心理学的热爱,他在这条道路上,孜孜不倦地学习着。他从吉林大学的心理学本科读到硕士,留校任教之后,又攻读了中国人民大学的心理学博士。

谈起和壹点灵的结缘,丁建略清楚地记得第一次与壹点灵的总裁、创始人徐颖奇见面,是在2016年10月22日。两人从晚上八点,一直聊到凌晨一点,颇有相见恨晚之意。而聊到凌晨一点,也是由于借用别人的场地,谈话才不得不提前结束。流传的一个典故是,徐颖奇说,丁老师我这一晚上就爱上你了。丁建略说,我等你等了十几年。

丁建略在加入壹点灵之后,一方面思考的是如何和整个团队一起探索和推进心理咨询的中国化,如何通过本土化让心理学更加适合中国的国情,让更多的中国人受益。另一方面,他也在带来团队积极探索如何全力承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心理学精髓。

对于壹点灵总裁徐颖奇的创新模式,丁建略认为这在当时的业内几乎认为是不可能的,但是由于徐颖奇并非专业出身,他没有精神的压力和牵制,所以他可以做出这方面的创新。

所以,丁建略觉得可以把传统文化中的心理学精华承接过来,把它和西方的关于人模型化的、理论化、结构化的内容融合在一起,共同应用于中国的社会情境下,最大限度地发挥心理学的作用,为国人服务。

丁建略认为,近几十年来,中国社会快速发展,很多人在经济上富裕起来,但是对内在的精神和情感却关注不足。加之东西方文化交织,传统亲子文化的缺失,种种矛盾在家庭中集中凸现,各类心理问题日益严重,引起社会和普通民众的关注。

对于未来,丁建略认为,从业人员的业务能力提升,是心理学行业的重点工作。所以,丁建略带领团队在杭州策划了首届心理服务案例对话千人大会,与会者都是咨询师。时间在2019年1月,这是一个很大的创新。“案例大会上,职业咨询师将汇报在具体案例服务过程中的技术选择、专业思考、价值关怀、伦理考究和良心关照。”汇报结束后,专家和咨询师一对一对话,这是既接地气又创新的模式。丁建略说:“这既是一次咨询师的技术交流,也是一次精神盛宴。目前报名非常火爆,说明基于真实案例汇报的模式很受咨询师欢迎”。